一般只能吸引相关领域的人前来借阅

2021-05-02 11:57

类似的情况目前在我省开放资源的大学中普遍存在。合肥师范学院此次也在试点开放范围内,该校图书馆老师告诉记者,虽然没有精确统计,但是前来学校借阅书籍或来图书室看书的校外人员极少,前来借阅的以小说文学类作品居多,科普类的借阅很少。“有时一天可能也没一个人来,周末会多一些。”

在李新宇看来,高校图书馆数字资源的开放可能是未来的一大趋势。“高校的数据库对外开放后,市民可以通过校外授权对图书馆进行远程访问,受众将大大增加。”

“馆内书籍大多符合学生要求,但吸引不了市民。”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图书馆田馆长表示。目前高校里专业类的书籍依然占主流,例如安徽建筑大学里以建筑类藏书居多,安徽医科大学、安徽中医药大学则以医学类书籍为主。这些书籍对于普通市民来说很艰涩,一般只能吸引相关领域的人前来借阅。而从借阅的情况来看,校外读者大多偏爱文艺小说类的书籍,偶尔也会有市民前来借阅法律、电子信息等专业书。

合肥师范学院三孝口校区,图书馆需要满足1万多学生、上千教师的日常借阅需求。为保证图书馆运转,目前馆内工作人员27人,临时工10多人,还不包括志愿者和勤工俭学人员的帮忙。一旦外来人员增加,这些人手将无法满足需求,人力资源面临紧缺的尴尬。

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、安徽建筑大学等高校虽然没有全部开放,但是部分校区也分时段让外来人员进入,不过同样遭“冷遇”。

“高校图书馆开放是件好事,现在高校图书馆的部分图书借阅率较低,甚至有的图书出现长期‘零借阅’,无人问津。开放图书馆对提高图书利用率是有好处的。”合肥师范学院图书馆副馆长李新宇说,目前该校已在做图书馆功能的延伸,比如,从去年开始学校和太湖路小学共建平台,通过开通图书馆数据库的校外授权,太湖路小学的教师可以查阅该校数字图书馆的所有资料。此外,新校区图书馆正在考虑向锦绣社区的居民开放。

高校开放图书馆,但却有门槛,有的学校门槛还不低,包括押金、学历要求等,这就拦住了一部分市民的脚步。

此外,学校没有对外宣传也有很大关系,很多学校只是在网站挂一个公告,或者在图书馆门口贴一个通知,很多市民并不知道开放的消息。

“去年学生为了上自习,都开始预约叫号,校园图书馆根本没法容纳外来人员。”安徽医科大学的惠老师告诉记者,有的学校图书馆因为较老,只能容纳几十人,尤其是现在考研季,图书馆更是一座难求,连学生的需求都无法保障的情况下,多少学校能有余地接受社会人员在图书馆内阅读学习呢?

在皖西学院的开放方案中,记者看到免费开放的对象为:年满十八周岁、具有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六安市市民,或在六安市务工满三年以上且有固定工作和固定住所的外来人员;有特殊需求的其他国家机关、企事业单位在职职工。

高校图书馆变身公共图书馆还要过很多“关卡”。从管理上看,大学图书馆在管理经费、阅读空间、服务人员等方面尚未达到公共图书馆的要求。

上月,我省公布省内大学将陆续开放公共场馆的消息引来众多叫好声,首批有包括合肥师范学院等十多所学校在内的大学试点开放图书馆,但是记者近日调查发现,开放的图书馆却未现预想的“爆棚”情景,有的甚至遭到冷遇。

虽然大学开放公共资源让很多人叫好,但是实际过程中面临的一些尴尬却制约了其发展的步伐,其中资源不足是目前大学面临的最大难题。

还有一个尴尬的问题是,图书馆开放和市民借阅有个“时间差”,比如寒暑假市民借阅书籍或利用高校公共资源的需求要大很多,而此时正是高校放假期间。

虽然对于图书馆开放会吸引多少人并没有很高的预期,但是500个免费指标最终只有38人报名,还是出乎了皖西学院图书馆教职工的意料。

在合肥师范学院三孝口校区,目前只有报刊阅览室对社会开放,市民进馆需要出示身份证等相关证件,而且不可外借。

“高校图书馆要变身公共图书馆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高校首要的是承担科研和教学任务,图书馆开放要避免影响本校师生的教学研究。”皖西学院图书馆馆长余虹奇说,公共图书馆的图书包罗万象,适应不同行业、层次、阅读习惯的读者,图书管理过程中的人力、书籍破损、馆藏扩容等,这些都需要经费的投入以及人力的保障,只有财政加大这块的投入,才能真正让高校敞开心扉。此外,目前多数高校图书馆不具备全部开放条件,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。